mon amour je sais que tu maimes aussi

七年之痒

1
我跟未至为什么不能在一起?因为我们是同一种人,可能会在短时间内惺惺相惜,但永远不能长长久久。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最后的那一年疯狂的吵架,疯狂的diss对方——我们太了解对方了,知道什么最能戳痛对方的心,但是我们又太幼稚了,于是用互相伤害的方式表达爱意。我知道她那时候爱我,我当初也爱她。电影里说爱就会克制,我听了只想翻一个白眼,这是哪个龟孙放的屁?好吧,我承认我这时候有点粗俗了,我只想说这句话未免太以偏概全了点。你能克制什么?就算你能克制对别人的情感和伤害,你能克制对自己的吗?爱怎么会是克制的呢?爱是轰轰烈烈是净水下的漩涡,是风平浪静后的波涛汹涌,是贪心,是永远求不得的痛苦。
扯远了。
太过相似的人...

无内容的占tag

为我牌星疯狂站街。
等我写完这个星期的左邻右里就来发实质性的内容。

【all黄】联文·第三棒

      今天突然没有文力,写得非常糟糕…………
第二棒太太http://randomlynamed.lofter.com/post/1e548767_10980875

       淅淅沥沥的小雨下个不停,像是整个世界都被这场突如其来的雨打湿了,散发出些微发霉的气息。
       “这雨怎么说下就下啊,一点预兆都没有,我还要去接乔乔呢。”他在空无一人的大厅里一边来回踱步,一边自言自语,“让你不带伞,这下好了吧。”
 ...

【王喻】失联

Day57

原作:《全职高手》蝴蝶蓝

CP:王杰希X喻文州

所有角色属于虫爹,脑洞归我,如有雷同纯属巧合。由于时间来不及了所以是旧文修改重发,愧对组织。

正文

    喻文州走出太空部大楼的时候,降下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。灰蒙蒙的乌云压下来,云层中隐隐有些闪光,伴着低沉的雷声,仿佛开启了末日的大门。

    喻文州没有带伞。

    太糟糕了。他站在一楼大厅里,隔着厚厚的玻璃往外面看。雨水重重的浇下来,在地面上击起了无数的水花。这个城市庞大的排水系统在这样的情况...

这个软件真好玩,捏一个Polaris

朴树这个人真是好啊。
非要让我形容的话,大概就是,他是你在往前走的路上会遇到的人。
后来你随着时间往前走啊走,走得越来越远,走过你想走过或不想走过的不同的路,走向你能够或不能够预想的结局。
直到某一天,你听到那首歌,忍不住回头望,他还在那个地方,驻留在那个时光的洪流里,面带笑容。

《年岁已远》片段

“就当做我路上唯一行李。”
直到某天我流着泪睡去,再从痛哭中醒来的时候,发觉自己真的已经陷落到某个记忆的断层里永不翻身,梦里的一切都无法再想起的时候,我才真正意识到,有的梦,再也不会做第二次了。
那时候我已经毕业了,正计划去下一个城市,比如一个比这个北方城市更温暖一些,最好是没有冬季的,小一点的城市。
后来我果然一个人去了那样的地方,一个人住在简陋的出租屋里,学会了自己换灯泡和修马桶,过上了他口中的“一个人也能过好”的生活。所有的东西翻新重来,回忆变成了不再被承认的东西,甚至逐渐淡去,连我的最后一张合影留念都遗失在了毕业季的尘嚣里。
世界新生了,稚童却老去了。
而我呢?我无法改变这个世界,却也不是稚童。...

片段.《棋盘》

“Sorry,我不小心拿了你的书,现在还给你。”
他坐在常坐的那个老位置上,闻声抬头看了我一眼,然后又将目光放到我递过去的书上。
《神曲》
“是你的吧?我见扉页写了你的名字。”我见他没有反应,正要翻开扉页给他看一眼,却又被他制止住了。“是我的。”但他仍然没有接过。此时再看,他的眼神里又多了些一言难尽之情,尽管在望向我时仍然如一潭净水。这样的目光在往前往后的很多年里,使我无数次地慌乱过,我心知,这次不允许我再沉默了。
我拉开跟前的椅子,不急不缓地坐到他对面,仿佛我不是他的一个“不太熟的朋友的朋友”,而就是他的朋友一般,“记得你是理工男,怎么也会对这种书感兴趣?”我将书放到桌面上推给他。他犹豫了一下,我猜...

我爱躺尸,我在LOFTER

查看详情


人生就是一场没有产出的旅行。。让我继续躺尸一会儿。。。。码字等以后再说吧。。。。。

顺便计算结果有点出乎意料,可能是因为我近几个月都没怎么点小红心的原因。

2016年终总结

如题
怎么说呢,今年算是比较忙的一年吧!因为集训和各种事务还有半路杀出的阴阳师(。),产出相对较少,加之中间有手稿丢失和弄丢手机的双重事故——说到这个我已经不想活了,所留下来的东西越来越少,只好把词、文、随笔放在一起总结了。
再说一下丢失的吧,其实真正丢失的只有一篇周喻的短篇,9月份写的《知不知道》,本来都快写完就差结尾了,反正弄丢之后我就不想重写了。其余的类似《幸而相知》《百岁》《沉默的亡魂》《猎狮》(均是在今年2-6月完成)等等,都是稿子放在别处拿不到了。以后会找机会拿回来重新存档的。
每个月的产出还是很稳定的,前期基本上固定在每个月两首词,文和随笔的字数基本保持在每月万字以上(部分为故事性随笔...

1 / 12

© 落戟衔沙 | Powered by LOFTER